凝聚新闻网 汇聚海量最新国内、国际资讯

世界首例活人“换头”手术,志愿者是俄罗斯程序员,后来结果如何

2021-01-09已围观 30 次来源:互联网编辑:凝聚新闻网

潇潇暮雨子规啼,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浣溪沙·游蕲水清泉寺》宋 苏轼

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生命都是独一无二,同时也都是弥足珍贵的,生命只有一次,不可能再次拥有第二次的可能,因此我们要珍惜生命,珍惜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秒时间。

随着科技的发展,人们对自然规律也发起了众多的挑战,他们希望可以在科学的基础上人为续命,挑战自然规律,逆天而为。

很多科学家便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如果人的身体受损的话,那么是否可以拥有一个换头手术呢?通过更换头部,用思想控制另外一个更强壮的身体,那么是不是就可以实现人为寿命的延续呢?

换头手术在近代也成为了众多科学家悉心研究的一种科研方向,那么换头手术发展至今到底结果怎么样呢?曾经志愿换头的志愿者,又如期的实现了自己生命的延续吗?

一、换头的存在于科学的想象中,实操却难度重重

如今随着科学的发展,大家也慢慢意识到人生命与健康的重要性,即使科技再如何发展,拥有再如何多的财富。

如果没有健康的躯体,没有生命的支持是没有办法享受一切科研成果的,所以说近代医学也把越来越多的精力,放到了如何治疗疾病以及如何延续生命的思路上来。

在渐渐的科学发展中,我们研究出了很多体外的延续生命方式,就譬如说当失血过多之时,我们可以通过血液受体的匹配,将血分成不同的血型输入人体内。

再比如说,当人体的某一个器官衰竭之时,我们可以通过器官移植的方法实现人体器官的更新,这些方法都极大程度上的更新的人体机能,同时延续了人体的生命。

这个时候科学家提出一个更加大胆的想法,就是如果人的其他身体器官不强大的话,那么可不可以将头移植到一个更加健康的体魄上去?

这样的话人的思想和精神依然都在,人的核心控制中枢,大脑也依然存在意识属于本人的意识,但是却拥有了一个更加强大的身体,这不是更好的一件事吗?

但是这却是一件不可想象和极其困难的事,实际上在古代《聊斋志异》中,就曾经有这样的一篇小说,讲述了换头的奇幻故事。

故事来自于《陆判》,主人公曾经要求过为自己丑陋的妻子换上一个更加美丽的头颅,头颅确实换成了,但是却也引发了越来越多的问题。

故事却只是神话故事,刻意强调了换头之后的影响,但是却并没有向我们讲述换头这个过程,到底是多么的复杂和艰辛。

众所周知,在大脑的指挥下连接了各种各样的神经中枢脊髓血管等动脉主器官,换头手术绝对是一个非常繁杂而且精密的过程。

如果稍有差错,那么将造成人体机能的巨幅下降,但是换头的巨大诱惑,还是让古往今来众多科学家身体力行的在进行实验。

二、换头手术众多,世界科学家前赴后继终于取得阶段胜利

这世界上的换头手术确实展开过许多次,同时也是引发过很多人的关注,这世界上最早提出换头术猜想的医生则是一名来自于美国芝加哥的医生古斯里。

他在1908年提出人或许可以通过换头延续自己的寿命,但是在一开始他却并不敢将换头的理念直接施加在人身上,而是用狗狗进行头颅移植的实验。

在充分研究狗狗神经中枢脊柱走向以及血管流向之时,他小心翼翼的移植了两只体型较近的狗狗的头颅,将他们的血管神经以及脊柱严密的缝合连接到了一起。

当一只狗狗的血液流入另外一只狗狗头颅之时,他开始了焦急的等待,但没想到就在狗还没有被推下手术台之时,这只经历了换头术的狗狗就一命呜呼了。

这次实验宣告失败,而在后来其他地方的科学家也开始了严密的实验,他们将实验对象放到了极易操作的小白鼠身上。

专家先后捕捉了40只身体状态良好的小白鼠进行手术,这40只小白鼠在经历了换头手术之后,有18只在手术后的三小时之内死亡。

另外的那些小白鼠也在接受实验之后陆陆续续的死去,存活时间最长的小白鼠也并没有活过6天。

所以说这对于当时的科学家也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打击,虽然说换头术的难度极大压力也很大,但是它背后所带来的巨大好处和利益,还是吸引了过往今来众多科学家和医生孜孜不倦的实验。

1970年,美国医生再次挑战了一只猴子头颅,但是却在连接脊髓神经之时造成失误,让猴子出现了神经性瘫痪,不久也不得不宣告失败。

直到2013年,我国哈尔滨医科大学的教授才带领团队完成了老鼠头颅的移植手术,并且保证术后老鼠的存活,这对于头颅更换手术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三、实验受阻,换头手术仍有巨大隐患

但是可惜这些阶段性的成就,如今还只是出现在动物身上,并没有用动物转移到人的身上,直到卡纳维诺医生的出现。

他一直以来都是换头术的狂热追求专家,到处发表论文,宣扬自己已经具有成熟的技术,可以实现人类头颅的转换。

2015年,他确实找到了一名愿意提供身体供他实验的实验者,在俄罗斯患有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的程序员斯皮里多诺夫。

由于患有严重的肌肉萎缩症,所以说他此生只能与轮椅为伴,如果能够成功的实现换头的话,或许他就能够拥有一个强健的肢体。

在进行了众多的实验考察之后,这位医生与志愿者签订了协议,决心与将于2016年开始带领团队实施手术。

但是就在手术开始的前几天,原本已经心甘情愿做好准备的斯皮里多诺夫却紧急叫停了,原因是在此实验开始之前妻子为他生下一个儿子,看见儿子之后,他不想再让自己的生命冒如此大的风险。

所以说他叫停实验,即使是以残疾人自居,他也想和自己的家人好好生活,不想接受这么大的挑战。

于是换头手术只存在在无数医生的理论里,再也没有实验者,希望能够挑战自我,开始这场传统意义上的换头挑战了。

其实我们退一步讲,就算是换头手术真的能够成功,其实它本身还是存在众多的隐患的,首先手术本身是具有很大风险的,一点点的意外就有可能导致人的死亡。

其实这一点引发了很多人的思考,到底是选择拖着残肢病体苟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是冒着巨大的风险选择一种重生呢?

另外第二种风险便是手术为众人带来的伦理风险,如果手术能够成功实行,那么这个做过实验的身体到底是应该归实验者所有,还是应该属于拥有头颅拥有身体操控权之人?

另外如果手术真的能够成功,那么一些具有社会地位的富人,会不会冒着道德的危险击杀普通人夺取身体呢?这位世界的社会治安还有人性,都埋下了众多的祸患。

总结

换头手术确实是一项风险与利益并存的手术,我们不可否认这项手术本身所具有的重大诱惑性,但是同时仍然不可否认这项手术会带来巨大的隐患。

这项手术如果真的能够在操作层面实验成功,政府以及有关机关都应该在各个方面引起重视,在伦理性,法制性方面都需要进行进一步的规范和讨论。

否则所谓的换头手术将不再是福音,将会成为无数人的祸患,成为社会治安以及法制管理的毒瘤与隐患。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