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聚生活网 汇聚海量最新国内、国际资讯

江苏银行行长取母亲遗产,600万存单却被没收,银行:存单系伪造

2022-05-14已围观 36 次来源:互联网编辑:凝聚生活网

引子:妈妈的遗物。

2013年对于江苏江阴男子刘海斌来说是一个痛苦的年份

那年,亲爱的母亲黄小妹病重,让刘海斌非常难过,整日守护在母亲身边。

看着孝顺的儿子,日夜不停地看护,老母亲深感欣慰,就对他说了这么一番话:儿啊,咱们老家老房子楼上放着一个铁盒,里面有留给你的东西,一定要去拿啊?

这话刘海斌听进去了,但结合母亲多年工作状况,还有自家财政状况,刘海斌并不认为母亲会给自己留下多么贵重的东西。

而且当时的刘海斌还心有希望,只求自己母亲能好转起来,也没有去取的心思。

这心态,让刘海斌对于老母亲的话,并不在意,反而更细致地照顾起母亲来了。可再如何细心地照顾,也难让母亲逃离病痛折磨。

当年5月5日,刘母黄小妹在病房去世。

忍住伤痛的刘海斌,处理了母亲的后事,就继续投入到了繁忙的工作之中。

作为一个20多年的银行从业者,刘海斌的工作,一直很忙。

这一忙,就几乎忘记了自己母亲交待的,回去取老家房子里面的铁盒。

(痛别慈母)

一:调任四川因思念回老家。

2015年时,刘海斌经历了工作调动。

在上级安排下,前往四川,成了成都江阴农商银行双流镇支行行长。

这一调任,就让刘海斌经历了思乡之苦。

长期在异地工作,让他整日思念家人和去世的母亲。同年4月清明节时,念叨起母亲去世已有两年,刘海斌请假回到江阴老家祭奠母亲。

都回老家了,刘海斌当然要回老房子看一看啊,而且母亲临终时的话语,依旧历历在目:儿啊,咱们老家老房楼上放着一个铁盒子,里面有留给你的东西,一定要去拿啊?

是什么东西让母亲念念不忘,怀着这样的期待,刘海斌来到了母亲交待的阁楼上,找到了铁盒子。

打开铁盒时,刘海斌整个人惊呆了。

原来这里面并非母亲其他遗物,而是一个金额高达600万的银行存单,至于存钱时间也非常久了,21年前的1994年。

(1994年的存单)

展开全文

这,这,这!

自己母亲仅仅是一个普通会计,如何会有这高达600万的存款?

心有疑惑的刘海斌,凭借专业技能,开始细致地检查起了这银行存单。

存款单位是江阴夏港信用社。

存单上也有银行专用章,出纳员和复核员的印章也一应俱全,存单上赫然写着:黄小妹存入人民币大写陆佰万元整。

存期1年,1995年2月7日到期,年利率千分之十,总号1938353。

这格式如此规整,让刘海斌看来看去也没发现假冒的可能。

一番认真观察后,他确定这存单毫无破绽,真的不能再真!

自己的妈难道是个隐形富豪吗?母亲为何从不告诉自己,有这样一笔巨款?

要知道存钱的时候可是1994年。

那个时候的600万,跟今日不可同日而语,就算是今日,600万也不是一笔小钱,自己当会计的母亲,咋能有这么多的储蓄?

(普通会计的母亲)

虽心有疑惑,但正儿八经的银行印章,还有真的不能再真的存单,让刘海斌明白,自己貌似继承了一笔了不得的遗产。

为了稳妥起见,拿到存单之后的刘海斌就嘱托自己的妻子徐红叶,让他拿着存单去找当年存款单位:江阴夏港信用社的继承单位-江阴农商行。

原来这信用社经过改制之后,已经成了江阴农商行,而这个农商行就是刘海斌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单位。

是巧合还是必然,或者说是自己母亲的安排,谁也说不清楚!

在交代妻子去办理存单取款事宜后,工作走不开的刘海斌就赶回了成都。

(单位)

二:取款600万,银行,假存单。

2015年4月27日,刘海斌妻子徐红叶带着银行存单的复印件前往江阴农商行咨询取款事宜,却被银行工作人员告知,需要出具原件才能办理,要不然无法辨别真伪。

一看银行如此要求,徐红叶次日带着原件去了银行,将原件存单交给银行工作人员后,收到了银行出具的证明上面写着:原件己收,2015年4月28日,王建明。

自以为办妥一切的徐红叶,还跟老公刘海斌打了个电话,告知了最新情况。

就在夫妻俩沉浸在喜悦中的时候,刘海斌却意外在当晚收到了原同事,江阴农商行行长任素惠的电话。

电话中刘海斌被告知,这600万多存单居然是假的,银行要将其没收并销毁。

这突兀的消息,让刘海斌火了,他自然不会同意,也不会相信自己的母亲黄小妹留给自己一份假存单来坑儿子啊?

他当即要求银行返回自己的存单原件,这要求却被银行给拒绝了。

(不好沟通)

一看情况有变,在互相沟通一个月未果之后,2015年5月27日和6月26日,气恼的刘海斌接连两次委托律师发函“江阴农商行”要求银行归还存单原件。

每一次银行都以存单是假的为由不返还。

无奈的刘海斌,眼见律师函不起作用,就在同年6月直接联系“江阴农商行董事长”孙伟指望能要回存单,依旧无果。

不仅如此,因为这件事,刘海斌居然还被江阴农商行免去了双流镇支行行长一职。

自己存单没了,自己工作也丢了,仅仅因为银行断然地说,这600万存单是假多。

左思右想不给劲的刘海斌终于撕破脸了。

存单给你们了不给兑现不说,那可是自己母亲的遗物,自己为什么不能取回来,谁给银行这么大的权利,这不是欺负人吗?

就在刘海斌下定决心,用各种办法准备维护自己利益的同时,银行居然先发制人,报警说,刘海斌在诈骗。

这又是怎么回事咧?

(银行报警)

三:银行说诈骗,刘海斌法庭见。

2015年8月30日,江阴农商行以“银行账册中并无该笔存款、未找到该存单底卡”为由,报警江阴市公安局,要求追究刘海斌及其妻子徐红叶的刑事责任。

接到报案的江阴市公安局随即以“涉嫌金融凭证诈骗”罪为由对夫妻俩立案调查。

事后,在回忆当时经过时,刘海斌不无愤慨地说:警方先后对我,我的妻子和我的父亲展开调查。

银行倒打一耙做派刘海斌不能忍了,随后他一纸诉状,将江阴农商行告上法院。

2015年12月14日,刘海斌父子正式向江阴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次年上法院之后,刘家人才终于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银行在2016年1月7日,也就是刘海滨状告法院之后,才对存单进行司法鉴定。

(西北政法大学)

司法鉴定单结果简单说就是:不能确定送检标称和书写时间,而且图案模糊,公章也不能确定是同一枚印章所盖。

同年6月10日,江苏省江阴市人民法院基于此证据,对刘海斌控告江阴农商行一事做出裁定,认定本案涉及金融凭证诈骗,驳回了刘海斌的起诉。

这司法鉴定还有法院的判决,让刘海斌不服气了,他选择继续上诉。

经过两个月的重新收集证据后,刘海斌又一次走上法庭,提出了自己的严正诉求。

第一:要求江阴市人民法院驳回自己控告江阴农商行的裁定。

第二:要求江苏江阴农商行立即支付其存款本息。

为了诠释自己要求的合理性,刘海斌还说出了自己的五大理由。

第一:他认为一审判决没有开庭审理,是剥夺了他的诉讼权。

第二:他认为一审法院审理本案的期限,超过了法定的审限。

第三:他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未对案涉存单的真实性进行质证。

第四:他认为一审法院法律适用错误,该存单并未涉案。

第五:他认为一审法院在江阴农商业行开设有账户,需司法回避,请求二审指令其他法院审理。

这五大理由也算有理有据,足见刘海斌也是充分咨询了律师的诉讼意见。

但刘海斌父子的诉求并没有获得满足,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在终审依旧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所涉的存单,已由江阴市公安局立案受理,根据法律规定,本案应当驳回刘海斌、刘洪福的起诉。对于是否开庭审理,因本案为驳回起诉,未开庭审理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对于审限,一审法院已办理了审限变更手续。综上,刘海斌、刘洪福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这终审裁定,让刘海斌父子欲哭无泪,他们心中依旧不服,认为如果因为警方立案,就剥夺自己的诉讼权,太过不近人情。

面对这样的局面,刘海斌后来是如何做的,答案是:头铁的继续膏。

(裁决)

四:头铁的刘海斌。

在一番思考后,刘海斌知道自己要获得合法的诉讼权利,唯一希望就是让警方撤销立案。

为了让警方撤销立案,刘海斌经过多方辗转,经过4年努力,终于在有关部门支持下撤销了立案。

2019年3月13日,江阴市公安局撤销案件决定书,刘海斌顺利摆脱了涉案风险。

这艰难过程事后刘海斌回忆时曾说:公安机关重新立案2年多,案件侦查没有任何进展。我多次向江阴市检察院反映情况。

这话语背后的无奈,让人唏嘘不已!

2019年4月30日,摆脱涉案风险的刘海斌父子又向法院提起诉讼。

这次,父子俩铁了心要拿回被银行没收的存单原件,并要让江阴农商行付出代价。

上了法庭后,刘海斌父子终于有了和江阴农商行对簿公堂的机会。

这机会,他等了四年多才获得。

可应诉的江阴农商行面对刘海斌拿回存单,并兑现600万本息的诉求,依旧不予认可。

按江阴农商行副行长王建明的说法就是,这个存单的疑点太多了,肯定不会是真的。

至于理由,王建明说得也头头是道。

(存单凭证)

按王建明的说法就是。

第一:他在查阅银行过往资料时,不仅找寻不到存单存储底单,就连刘海斌母亲黄小妹的开户记录都没有。

那一年银行的资产负债明细表中,也没有这一笔600万的入账。

第二:存单上写的利率很有问题。

存单上的利率是10‰,可查看过往存单利率时就能发现,当存款以股金名义做储蓄时,当时的月度利率固定为13.5‰,如果不是股金类存款,一年期的定期储蓄存款利率则是9.15‰,这也对不上。

第三:王建明认为刘海斌在1992年到2002年12月都在夏港信用社工作,是有能力接触空白存单和印鉴的。

这等于指认刘海斌作假。

第四:银行老同事潘慧也说了对刘海斌不利的话。

按她的说法,刘海斌家不可能有那么多钱,而且600万巨款足够夏港信用社所有员工一起点一天钱才能存进去。

记忆中并没有这样的事。

为了验证自己说法,她还夸张的说:如果黄小妹真在1994年存了600万到夏港信用社,这件事不仅会轰动信用社,也会让江阴城轰动,但我确实没印象啊?

这一连串证据,全部指向了这张存单是假的,是刘海斌在对私柜台工作时,用职务之便伪造的。

(伪造)

面对银行质疑,刘海斌气愤的说:我母亲肯定不会留下假存单害我,而且我在银行工作20多年,深知银行规定,怎么会去伪造存单,更何况银行工作流程都是双人复核制,就算我想也压根没机会干啊?

而且伪造600万元存单这么大的数额,不仅会判刑,枪毙都会,我也不敢啊。

为了验证事情的真实性,刘海斌还提出了一个假设。

那就是,这笔钱是当年自己母亲炒股炒期货赚的。

这无疑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最后只能看法院如何判啊?

(看如何判)

五:法院判决。

2019年12月9日江苏省江阴市人民法院,在一番认真细致的审阅证据,梳理案情后,还是驳回了刘海斌的诉求。

具体判决如下: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查存单纠纷案件的若干规定》,持有人以在样式、印鉴、记载事项上有别于真实凭证,但无充分证据证明系伪造或变造的瑕疵凭证提起诉讼的,持有人应对瑕疵凭证的取得提供合理的陈述。刘海斌、刘洪福在审理中未能对该存款资金来源作出合理说明,也未能对该存单存在的“账号、存入日期、流水号、操作号、备注时间均未填写”等瑕疵作出合理解释,且该存单上盖有的“江阴市夏港信用社股金专用章”经司法鉴定,倾向性认定与送检的同名样本印文不是同一枚印章所盖。故刘海斌、刘洪福向本院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黄小妹与江阴农商行存在存款关系,刘海斌、刘洪福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本院对刘海斌、刘洪福的上述诉讼请求依法不予支持。驳回刘海斌、刘洪福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7947元(刘海斌、刘洪福已预交),由刘海斌、刘洪福负担。

这,又失败了!

刘海斌父子依旧不服气,随后立马提起了二审诉讼。

数月后的2020年6月29日。

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了终审判决,依旧以存单存疑,资金来源不明,巨额存款未引发关注等理由驳回了刘海斌诉求,维持了之前判决。

两次对簿公堂,法院接连两次判决,让刘海斌费尽心机依旧毫无结果。

不愿相信母亲坑自己的他非常不服气。

按照他的说法就是:2019年以来的一审、二审,我们均申请法院调取存单原件以及当日的原始凭证和记账凭证,但法院都未调取。

这成了刘海斌的心结也让他始终认为,银行办事有猫腻。

为了证明自己,为了告慰母亲在天之灵。

2021年8月刘海斌又一次走上了江阴市法院,状告江阴农商行,这一次他的诉求变成了拿回母亲的遗物:银行存单原件。

可头铁的刘海斌还是失望了。

法院认定,在公安机关撤案之后,警方将存单原件以重要证据的理由给存留了。

这让事件性质已不属于民事案件受理范畴,因此裁定起诉不予受理。

(不属于民事范畴)

刘海斌在同年8月和10月,又接连两次上诉,也都被驳回。

不肯放弃的刘海滨一见告银行没用,就对江阴市公安局进行了起诉。

要求警方归还自己的存单原件。

2021年11月14日,起诉依旧没有被法院支持立案。

同年12月,刘海斌转而向无锡市检察院提起抗诉申请,要求用正规法律途径,维护自己应得的权益。

持续的官司,让他心力交瘁。

在弄抗诉申请前,他曾叹息着说:6年来,我一直为此事奔波,希望相关部门彻查此案,及时返还存单原件,让真相早日水落石出,给我一个公正公平的说法。

面对刘海斌的抗诉申请,江阴农商行也打起了太极拳:有异议的存单是否应该返还当事人,需咨询专业人士。

我想问了。

你们都这么说了,那么这简单的存单,为什么不返还当事人咧?

(屡战屡败)

尾声:

时至今日,刘海斌还是没拿回存单原件!

那么在这起事件中,到底孰对孰错?还是都有问题?

这需要专业解读,不是我可以断言的。

只是这起案件中的几个疑点值得关注。

第一:临死前的老太太,面对自己的儿子会说谎吗?

人之常情看,当然不会,那么是老太太老糊涂了?可记得铁盒子中的存单就证明她并没有老糊涂,既然没有老糊涂,就不存在存心坑儿子的可能。

从老太太角度看,存单是有真实性的。

第二:真要说刘海斌是诈骗,收回存单当然无可厚非,可警方对于刘海斌的诈骗嫌疑已经撤销,这不侧面证明了警方不认定刘海斌诈骗啊。

他不涉嫌诈骗,那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第三:作为在银行工作了20多年的老银行人,刘海斌真会看走眼吗?

我想,但凡一个正常人,面对巨额存单,认为是假的,也不会去银行取钱,让自己身陷囫囵吧。这样的情况,用简单的思辨就能弄清楚。那么刘海斌智商正常吗?

答案正常,不仅正常还深谙银行票据的真伪,他犯不着做这样坑自己的事情。

第四:银行将别人珍重的遗物存单正本收走,却仅仅只给了四个字“原件已收”

这证明他们确实收走了啊。

那银行为何硬要拉锯战六年,也不将存单正本还给刘海斌,还要想方设法推诿咧?

难道是原件销毁了,或者遗失了?

第五:刘海斌说自己是从母亲同事口中知道,这600万巨款有可能是自己母亲当年炒股,炒期货赚的。

那么疑问又来了,银行工作的刘海斌算衣食无忧,但谈不上大富大贵,这老太太为啥不早点将600万拿出来改善生活,非要等快去世了才说,他在担忧什么?

这无数的疑点叠加在一起,让这案件扑朔迷离,也让看客们头晕目眩,反正我是看不懂的。

不知各位读者做何感想?可以在评论区说下!

参考资料:

《江苏一行长称去核验母亲遗产600万存单遭没收》——搜狐新闻2016-12-29刊

《男子整理母亲遗物发现20年前600万存单,取钱时银行质疑是假的欲销毁》——《纵相新闻》2021年12月24日刊

《江苏一行长称去核验母亲遗产,六百万存单遭没收银行:系伪造》东方网

《20年前600万存单被疑为假,银行报案“诈骗”,警方侦查4年撤案,当事人:钱难取,存单难要回》陕西法制网

《20年前600万存单被疑为假,银行报案“诈骗”,警方侦查4年撤案,当事人:6年来钱难取,钱难取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