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聚生活网 汇聚海量最新国内、国际资讯

美国儿童权利保障:“人权灯塔”的“灯下黑”

2022-05-14已围观 38 次来源:互联网编辑:凝聚生活网

截至目前,美国累计新冠死亡病例超过100万。卢重光绘

近日,美国媒体报道,由于美政府抗疫不力,新冠肺炎疫情已夺走超过20万美国儿童的双亲或主要监护人生命,使他们沦为“新冠孤儿”,陷入孤独无助的悲惨境地。这是美国儿童权利保障乏力失效的又一明证,揭示了美国自诩的“人权灯塔”的又一个“灯下黑”。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美国政府漠视其保护民众健康和生命的责任和义务,对抗疫不履职、不作为,却把心思用于甩锅推责,致使在医疗资源最丰富、医疗条件最优越的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均高居世界首位。根据Worldometer实时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5月9日,美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83577429例,累计死亡病例1024531例,分别占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和死亡病例的16.2%和16.3%。特别是在短短两年多时间里,美国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就突破100万,超过20万儿童不幸成为孤儿,这不是战争或动乱所致,而是在和平环境里因政府失职失责所致,充分表明美国政府对公民生存权和儿童权利保障的漠视,再次打脸“人权教师爷”。对于20万“新冠孤儿”的出现,美国政府难辞其咎。

实际上,《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对儿童权利保障已经作出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明文规定。但是,美国是世界上唯一没有批准该公约的国家,反映出其严重的政治傲慢和“国格分裂”,使得美国儿童不幸成为“美国例外论”的受害者。美国不批准该公约,根本原因在于美国历史上和现实中都存在严重的侵犯儿童权利的劣迹,而美国的政治傲慢使其在人权问题上奉行典型的实用主义,合则用、不合则弃,自认为不批准该公约就可逃脱联合国对其侵犯儿童权利的审查。美国在人权问题上的美式傲慢与心虚交织叠加的心态,国际社会早已洞若观火。更有甚者,美国不批准该公约,本来是没有法理资格来指责他国人权状况,也不具备儿童权利保障的道德优势,但美国自以为站在道义高地,动辄指责别国没有保障儿童权利。美国的唯我独尊、自负霸道可见一斑。

在儿童权利保障问题上,美国根本就不配做“人权教师爷”,只不过是一个“差等生”。长期以来,美国儿童权利保障存在以下严重问题。

一是儿童受保护权利遭受蹂躏。受保护权利是儿童拥有的特殊权利。《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第二条第二款规定:“应采取一切适当措施确保儿童得到保护。”但世人并没有看到美国政府对这20万“新冠孤儿”采取了什么有针对性的保护措施,他们的生存生活和前途命运堪忧。这是美国保护儿童权利不力的最新例证。

事实上,美国儿童受保护权利根本就没有得到有效的保障。美国儿童促进会2021年11月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2021学年,纽约市无家可归的儿童一度超过10万人,占该市公立学校学生总数的近十分之一。有的学生住在无家可归者收容所,有的甚至住在汽车、公园或废弃建筑物中。

展开全文

《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第九条第一款规定:“应确保不违背儿童父母的意愿使儿童与父母分离。”美国全国土著居民寄宿学校治愈联盟的数据显示,从1879年美国政府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卡莱尔建立第一所土著原住民寄宿学校到20世纪70年代,美国政府建立了367所寄宿制学校,强制几十万土著儿童脱离父母和家庭,入读远离家乡的寄宿制学校,造成亲子分离。很多原住民寄宿制学校还建有墓地,用以埋葬死亡的学生。自20世纪60年代起,美国又实行“印第安人领养计划”,强迫把印第安土著儿童寄养在他人家庭,领养人大部分是白人,再次制造了印第安土著居民大规模骨肉分离的悲剧。据报道,在美国南达科他州,印第安土著儿童占儿童总数不足9%,但在该州寄养系统中的比例却超过50%。

从2018年4月开始,美国政府实施强制移民儿童与父母分离政策,将移民儿童和父母分开关押。据报道,2021年美国政府关押非法移民儿童高达4.5万人次。近几年,在被羁押的26.6万名移民儿童中,2.5万人的羁押时间超过100天。

这些数据表明,美国已成为儿童受保护权利最薄弱的国家之一,而美国政府则是侵犯儿童权利的最大元凶。

二是儿童生存权利遭受戕害。生存权是首要的基本人权,是其他权利存在发展的基础。《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第六条第一款规定“每个儿童均有固有的生命权”,第二款规定“应最大限度地确保儿童的存活与发展”。而在美国,儿童生存权难以得到切实有效保障。根据美国儿童保护基金会发布的报告,2019年美国约有1050万名贫困儿童,占儿童总数的14.4%,平均每7名儿童中就有1人生活在贫困中;6岁以下贫困儿童多达360万人,其中160万人生活在极端贫困中。据报道,2021年美国共有44750人死于枪支暴力,其中1533人为17岁以下青少年;共有40359人在枪支暴力中受伤,其中4107人为17岁以下青少年。

三是儿童健康权利遭受践踏。健康权利是公民享有的基本人权之一,是发展其他权利的保证。《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第二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儿童有权享有可达到的最高标准的健康,并享有医疗和康复设施。应努力确保没有任何儿童被剥夺获得这种保健服务的权利。”而在医疗最为发达的美国,儿童健康权利保障却很无力,导致感染新冠肺炎的总人数和儿童数量均高居世界第一。美国儿科学会和儿童医院协会2022年3月的报告显示,美国已有超过1270万名儿童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约占所有确诊病例的19%。该协会近日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自疫情暴发以来,美国儿童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的人数已接近1300万人。

四是儿童免受剥削权利遭受摧残。儿童免受剥削权利是儿童应有的权利之一。《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第三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儿童有权受到保护,以免受经济剥削和从事任何可能妨碍或影响儿童教育或有害儿童健康或身体、心理、精神、道德或社会发展的工作。”但在自封“山巅之城”的美国,却有大量遭受经济剥削的童工。美国官方统计数据显示,美国约有50万名童工从事农业劳动,不少儿童从8岁起便开始工作。据美国政府统计数据,2003至2016年间,美国共有452名童工死亡,其中237人来自农场,占比超过一半。国际劳工组织多次对美国童工问题表达高度关切,将美国违反《禁止和立即行动消除最恶劣形式的童工劳动公约》列为重点国别案件予以审查,敦促美国政府解决童工问题。但美国政府置若罔闻,仍然我行我素,没有采取措施来消除童工现象。

可以说,美国历史上侵犯包括儿童权利在内的基本人权劣迹斑斑,现实中破坏人权触目惊心,表明它不是世界人权的维护者,恰恰相反是不折不扣的人权侵犯者。美国在人权问题上的这些恶德恶行已经钉在了人类历史的耻辱柱上,遭到国际社会的共同谴责。奉劝美国反躬自省,改正长期以来只拿“探照灯”照别国、不看自己“灯下黑”的恶行陋习,正视、反省和改正自身长期存在的系统性人权问题,包括长期系统性侵犯儿童权利问题,停止将人权问题异化为政治打压工具和对外政策武器。

(作者:梁玉春,系新疆师范大学人权研究中心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