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聚新闻网 汇聚海量最新国内、国际资讯

隋唐帝王智谋 // 树立反对派:隋文帝任赵绰,不敢惜死

2021-02-22 19:23:22已围观 25 次来源:互联网编辑:凝聚新闻网

赵绰,隋河东郡人。赵绰秉性正直刚毅,曾任天官府吏、六府下士和中士。隋文帝杨坚在北周当丞相时,得知赵绰为人清廉正直,便擢其为录事参军,后迁掌朝大夫,功拜仪同。杨坚建隋后,便任命赵绰为大理丞。

隋文帝统一全国以后,采取了各种巩固统治的措施,像改革官制兵制,建立科举制度,选用办事能干的官员,严办贪官污吏。经过他的一番整顿改革,政局稳定,社会经济出现了繁荣的景象。隋文帝还修订了历史上著名的《开皇律》。对前朝八十一条死罪、一五零条流罪、千余条徒、杖等酷刑以及灭族等都一概废止。同时,又减轻了许多法律的内容,如“流役六年,改为五载;刑徒五岁,变从三祀;其余以轻代重、化死为生。”对犯人处置采取审慎态度,而不是草菅人命,有效地防止了冤案的发生。隋文帝对法律的改革,使法律减轻了残酷和野蛮性,在中国法制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隋文帝还下诏:“天下死罪,诸州不得便决,皆令大理复治。”

赵绰当时的地位,正是大理丞,是决定生死之法官。常常需要直接向隋文帝汇报案件,每次汇报案件时,赵绰都神色庄重、态度严肃、言辞刚直,多次犯颜直谏,护法不畏死。

有一次,刑部侍郎辛亶穿着红色的裤子上朝,一般认为这样有利于升官。隋文帝认为这是巫蛊之术,要将他斩杀。赵绰说:“依据法律,辛亶不应该定为死罪,我不敢执行诏令。”皇上大怒对赵绰说:“你是只顾怜惜辛亹,而不怜惜自己吗?”下令让左仆射高颍将赵绰处斩。赵绰坚持说:“宁可陛下杀了我,也不能杀辛亶。”皇帝命令把赵绰押下,脱了他的官服,将处以斩刑。稍后皇上又派人去问赵绰说:“你究竟如何打算?”赵绰回答说:“我一心一意执法,不敢顾惜自己的生命。”皇上大怒拂袖而去。过了一会儿,又下令释放赵绰。第二天,皇上向赵绰道歉,慰劳、鼓励了他,并赏赐绸缎三百匹。

后来又遇到一件事,当时严禁使用劣质铜钱,但有两个人在市场上用劣质铜钱换优质铜钱。巡逻的将士逮住他们,并向皇上报告,皇上下令将他们二人处以斩刑。赵绰进谏说:“这两个人只该判处杖刑。处死他们不符合法律。”皇上说:“这件事与你无关。”赵绰说:“陛下既然任命我为法官。现在,皇上想要随意杀人,怎么能不关我的事呢?”皇上说:“一个人想撼动大树,大树巍然不动,就应该退下。”赵绰答道:“我不是想撼动大树,我是想撼动上天的心。”皇上又说:“喝汤的人,如果汤太热就会放下不喝。天子的权威,你竟也想要触犯吗?”赵绰一边跪拜,一边更加向前爬过来。皇上呵斥他退下,他也不肯退下。皇上气得自己进入后殿。只好又一次向他让步。

在大理官署里,有一个官员名叫来旷,听说隋文帝对赵绰不满意,想迎合隋文帝,就背着赵绰给隋文帝上了一道奏章,认为大理衙门执法太宽。隋文帝看了奏章,认为来旷说得很中肯,就把他提升了官职。

来旷自以为受到皇帝的赏识,就昧着良心,诬告赵绰徇私舞弊,把不该赦免的犯人放了。隋文帝派亲信官员去调查,根本没有这回事,勃然大怒,立刻下命令把来旷处死。谁知道赵绰竟然为他求情说:“来旷有罪,但是不该判斩。”隋文帝很不高兴,袖子一甩,就退朝往内宫去了。赵绰在后面大声嚷着说:“来旷的事臣就不说了。不过臣还有别的要紧事,请求面奏。”隋文帝信以为真,就答应让赵绰进内宫。隋文帝问赵绰有什么事。赵绰说:“我有三条大罪,请陛下发落。第一,臣身为大理少卿,没有把下面的官吏管好,使来旷触犯刑律;第二,来旷不该处死,臣不能据理力争;第三,臣请求进宫,本来没有什么事,只是因为心里着急,才欺骗了陛下。”隋文帝听到最后几句话,禁不住哑然失笑。同意赦免来旷死刑,改判革职流放。

人人都大赞赵绰的耿直护法,隋文帝就显得残忍易怒。不过稍加思考就会看出,这正是他们君臣之间自编自导自演的连环大戏。隋文帝真的乐于“纳谏”吗?处理前朝宗室问题时,李德林也反对直谏,主张宽恕,隋文帝却狠辣地对北周宗室斩尽杀绝,了却后患。为什么到赵绰这就不一样了?他们都深深知道《开皇律》制定的再好,唯有推而广之,人人守法执行才对皇权最有利。朝堂之上入骨三分的一幕幕必然形象地留在文武百官的脑海里,甚至当成趣闻趣事大肆宣扬传播,借以教导亲信家属要执法守法。在几千年前的落后时代,这出政府宣传新法的戏剧空前地成功。

这完全是非常时期的非常对待,隋文帝深知其重要性,否则也不会有秦王的事件了。皇子秦王杨俊为了在外建造奢华的宫殿,不惜破坏制度放高利贷,吏民都深受损害。隋文帝发觉了,马上撤了杨俊的爵位,这把杨俊禁闭起来。大臣们说:“秦王没有什么大错误,不过是多花了点钱,造点房子,应该宽容他。”宰相杨素也认为对杨俊处理太重。隋文帝说:“我是一国之主,不单是几个孩子的父亲,只能依一个刑律办事。照你们这种说法,是不是还要为皇子另外制订一种刑律?”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试想大臣们谁还敢以身试法?你想,赵绰只是臣子,每每以死相胁,非但没有死,反而活得张扬洒脱。皇帝对他给予了越来越多的信任,常常请他到宫中议事,评议朝政的得失。当然,维护君主的权威和尊严也是必须的,虽然是做戏,不能惩罚,但始终没有让赵绰升迁。隋文帝曾当面解释说:“你执法严格,办事勤劳,是我朝的大忠臣了。我不升你的官职,并非对你有意见,只能怪你的相貌不好,没有再富贵的样子了。”这番婉转的话说得极之聪明,既在众朝臣面前保持了形象不能让人说自己心胸狭隘,同时也警告了文武大臣,君主的地位不可侵犯。赵绰在仁寿年间去世,时年六十三。隋文帝“为之流涕,官宦吊祭,鸿胪监护丧事。”何等的荣耀。

点评:

隋文帝容许在政治上存在反对派是很有智慧的。其一对于普罗大众来说,反对派的存在是他们改变命运的希望所在。其二,反对派的存在也是执政者的需要,反对派发挥着监督和制衡的作用。因此,对于帝王来说,反对派的存在就可以使自己的执政行为更加理性,更加全面,也更加客观,这其实也是对朝廷执政能力的修正和锻炼,极有利于执政者长期执政。隋文帝和赵绰在朝堂之上相互配合,相互成全,造就了一段历史传奇,让后人津津乐道。

主办单位:隋唐史学会

审稿:王恺

编辑:零零

管理:刘端

(ID:隋唐史学会)

欲知隋唐事 ,走进隋唐史!

交流河洛文化,传承隋唐历史!

欢迎您关注洛阳市隋唐史学会!